您现在的位置 : 燕塘资讯>文化>故事:父亲生病儿子细心照顾,因为退休父亲是家里收入最高的

故事:父亲生病儿子细心照顾,因为退休父亲是家里收入最高的

2019-11-14 11:55:20    点击: 3411
内容摘要:小元回头才发现,自己不小心进了万寿局局长的房间。小元爸爸叫小元以后别摘了,小元爷爷瘫在床上没法儿表达意见,但老不修的万寿局局长仍然不依不饶要看花。最后局长和小元达成一致意见,不摘花了,改为拍花。万寿局

每天阅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核熔炉

双荚槐树是一种秋天开花的树,有深绿色的叶子和亮黄色的花。它最丰富的树枝伸向二楼的窗户。小源跑进房间,拿来一把椅子,踩在上面,爬上窗台,摘下来。一对鲜艳的花看着晴朗的天空,看起来非常美丽。

“嘿,孩子,你在干什么?”他身后传来一个沧桑的声音,就像一个年久失修的器官。

小源回过头,却发现自己无意中进入了万寿局局长的房间。万寿局局长是一位80岁的老人,身体瘦削,眼角下垂,额头极高,看上去和蔼可亲。他独自一人住在病房里,闲暇时正躺在床上看着小源。

"你这么大的时候,我儿子喜欢这样摘花。"万寿局局长说。

万寿局的局长看起来很严肃,但他确实老了,从不修理。小源不喜欢他,认为他这么说只是为了和他八岁的孩子交朋友,他哼了一声说,“我不相信。”

“我曾经受了重伤,在陆军医院躺了一个月。那时,我儿子和你一样大,跑遍了医院。他在墙脚下摘了野花,放在我的床上。他告诉我要过健康长寿的生活。”万寿局局长无奈地解释并耸耸肩,“如果你能照张相然后留下来,你会相信我的。”

他甚至特别打电话给他的儿子,问他是否有这样的事情。他的儿子说,多少年前,不记得了。万寿局局长一脸执着地挂了电话。“我一定会证明这是真的。”

小源懒得打断琐事,敷衍了事地表达了自己的信念。他一开始回答了导演的问题,“我给我爷爷摘花。我认为他会长寿。”

万寿局局长表扬道:“好孙子。你将来给我挑一个怎么样?”

小源说,“谁是你的孙子?我为什么要给你拿一个?”

主任笑着神秘地说,“所有的退休干部都住在这个病房里。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干部吗?-我是长寿局的局长,我负责长寿。我会长寿。你会给我送花,我会让你爷爷长寿。”

小源怀疑他在欺骗孩子。他从未听说过“长寿局”。但是如果这是真的呢?想想自己也不吃亏,所以同意了。

万寿局局长,像小源的爷爷一样,是一名老干部。当我年老生病时,我住进了这个退休干部病房。在晚年,他们得到了慷慨的治疗,全额报销医疗费用,并每月获得高额退休金。这是国家对他们的感谢和鼓励。

退休老人是著名的和有优势的,他们被认为是老年人的高收入群体。

然而,不管治疗有多好,它都无法忍受生命的最后几年。我不喜欢每天被关在病房里。我也不时生病。

据说万寿局局长的情况就像过山车。有一瞬间,他被呼吸机麻痹在床上,动弹不得。下一刻,他可以触摸护士的手,讲笑话。他几次接到病危通知。看着这种顽强的势头,似乎真的很像长寿局的局长。

小源给导演送了几朵花,成了一种习惯。然而,医院里的花不能随便摘。小源摘下金盏花后,前门刚刚打开,就被绿化管理员抓住并批评了。

小源的父亲告诉小源以后不要再摘了。小源爷爷瘫倒在床上,无法表达自己的意见,但长寿局年迈而不合时宜的局长仍然坚持要看这些花。最后,导演和小源达成了一项协议,不摘花,而是摘花。

万寿局局长给了小源他的手机,让小源出去给他照张相。导演的手机是导演的儿子给的。

导演只有一个儿子,他偶尔会去看导演,给他带去营养,擦拭他的身体,并关心他。当医生谈到他的病情时,主任的儿子拿起一本笔记本,认真地保存着。没有错。然而,孝子无法与繁忙的工作竞争。他只能留一部手机给导演联系。照顾主任的任务基本上是护送。

万寿局局长除了一时兴起之外,不常给他儿子打电话。当他精神抖擞的时候,他喜欢吹嘘自己年轻时取得的巨大成就,晚年退休时受到的良好待遇,年轻时儿子为他摘花,他的人生观,以及“想做大事,不拘泥于小措施”;精神不佳时,他像小源爷爷一样崩溃了。

最近,导演又病了,用呼吸机睡了几天。他手机里的花草照片已经好几天没见了,但小源每天都努力为他拍照。

小源实际上不想再和导演联系了。虽然导演负责他的生活,而且他必须为他祖父的长寿提供导演,但导演身上的味道真的很糟糕。小源无法忍受。

然而,导演很快活了下来。又过了一个月,导演恢复得很好,甚至比以前更强了。他让护送人员推着轮椅带他下楼,他会亲自拿着手机拍照,所以小源没有问题——秋天可以拍多少朵花?

还在双荚蝗虫、万寿菊等上,长寿局局长一个人可以安排。小源花更多的时间和他的祖父在一起。他希望自己能尽快醒来,多和自己说话。

但是爷爷的病总是不好,爷爷几个孩子轮流照顾,孝顺可以学但没用。

小源仍然想给爷爷送花。他摘了几朵双荚槐花放在爷爷的床边,但他认为花冠太小了。所以他又溜下楼去找万寿菊。

今天是周末,医院很忙。有老人在别人的帮助下练习走道,坐轮椅的老人拿着手机拍花草。一位优雅的中年妇女在医院门口喊道:“为什么护送人员还没到?”个性必须传递,要好好照顾老人...“;下一个双槐的中年男人打电话说,“他现在是家里收入最高的男人..."

老干部医院很吵,但那是他们的。小源目不转睛地看着一朵鲜黄色的金盏花,在绿色管理员不注意的时候抓起了下一朵花。他手里拿着花跑到医院大楼,一脸激动的汗水摇了摇头。

那明亮的黄色在寒冷的医院走廊里忽上忽下,像一个小太阳,又像一堆火。小源希望所有生病的祖父、祖母和导演都像鲜艳的黄花一样顽强健康。

然而,老人快死了,油快用完了,灯也快熄灭了。小而明亮的黄色火焰无法点燃。爷爷的情况保持不变,但万寿局局长又病危了。在过去的两天里,他本可以下楼去给花草拍照。然而,他的危急情况比以往任何时候都严重。

主任的儿子、儿媳妇和孙子都急于陪主任。不时有人出来询问医生的情况。医生总是叹息或摇头。导演的儿子握着导演的手喊道,“爸爸,你必须坚持住。没有你我们无法生存……”

主任真的又坚持住了。他称赞儿子和儿媳孝顺,孙子明智。他还说他想换一个更漂亮的护士。他仍然和以前一样。然而,不管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主任的儿子都松了口气。最后,主任的病情终于稳定下来,他们不情愿地离开了。

小源在门口探头探脑,走了进去。看着局长苍白的黄脸和凹陷的脸,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万寿局局长,你要死了吗?"

导演瞥了他一眼,然后“嗯”了一声。

“但你不是长寿局长吗?你应该长寿。”

导演虚弱地说,“你不知道吗?老干部医院实际上是一个“长寿局”,不是医院——我不会死,我只是要退休。”

这一次,小源确信导演的“长寿局”在欺骗这个孩子。他泪流满面,说“那不是”长寿局。"

酋长微笑着说:“之所以称之为‘长寿’,是因为这里所有的年轻一代都像你一样,希望老年人长寿。”

小源下意识地摇摇头:“不,我和他们不同。”语言,但他想不出有什么不同。

“你忘了我说的话了吗?”如果你想做大事,不要坚持小措施,结果是一样的。”万寿局局长闭上眼睛一言不发地说道。

小源担心他会这样死去,所以他很快转移了话题:“但是你还没有向我证明你儿子摘花的事——你还不能去!”

万寿局长挑了挑眉毛,睁开眼睛,看着小源犹豫了一会儿。

“我可以证明。”导演带着一张神秘的脸,从枕头下拿出手机,点亮了花草的照片。

其中有一张照片,一名中年男子站在一棵双荚槐树下,低着眼睛打电话。另一方面是刚从树上摘下的双荚槐树。这篇作文非常漂亮。晴朗的秋天天空,开着鲜艳黄花的树木和树下打电话的人都很和谐。

小源觉得这个中年人看起来很面熟。

“我小时候他给我摘花,我不能证明,但我三岁的时候看起来老了。我儿子已经五六十岁了,仍然有摘花的习惯。”导演微笑着说。

但是这张照片的焦点似乎不在摘花上。小源拧着眉毛,苦苦思索。他记得。

几天前我在楼下偷万寿菊的时候,看见了这个中年人。当时,这个男人站在双荚槐树下摘花,说:“他现在是家里收入最高的男人,每月有2万元的退休金。当然,他必须养活自己,否则这个家庭会损失很多……”

原来这个人是万寿局局长的儿子。

当时,导演也在楼下,坐在轮椅上四处闲逛,拍摄鲜花。他看见了他的儿子,但是他的儿子没有看见他。他悄悄地拍摄了儿子采摘槐花双荚的镜头。

我只是不知道,除了摘花的照片,他听到他儿子说什么了吗?我儿子一只手在摘花,但另一只手在打电话。

小源是一个诚实的孩子,他计划讲述他所看到和听到的。

万寿局局长示意他保持安静,说:“我儿子摘花的照片是我手机里的秘密。它非常珍贵。我会给你看,但是没有人会给你看。简而言之,你相信他会摘花吗?”

当医生、护士和其他祖父在场时,他会大谈他的儿子在战后摘花安慰他。他还说小源很像他小时候的儿子,但现在这怎么会成为秘密呢?小源感到困惑。

导演说:“你必须为我保守秘密。作为交换,我会把这部手机送给你。我不需要它。”

小源离开主任的病房后,她觉得她想了解一些事情,但她没有感觉到。

万寿局局长连续卧床几天。他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昏迷状态。小源拜访了他两次,最后因为他闻起来很难闻而停止了旅行。

后来,在导演儿子的哭喊声中,导演终于坚持不住了。原来,过山车般的心跳动着一条直线。万寿局局长即将退休。

在导演的遗体被送回家的那天,小源蹲在一棵金盏花植物前。他利用绿化管理员的疏忽,跑进了医院大楼。大而亮的黄色花冠在晃动,小源眼里的泪水在晃动。他跑到祖父病房的门口。

然而,我碰巧看到长老们在走廊里压低声音讨论事情。小源的父亲、婶婶和叔叔:

“带着老退休金去护送,等于撞了水。刚刚离开的大爷被护送虐待致死,饭也不给好饭吃,也不给翻身擦,背上全是褥疮,那叫臭……”

“还是几个人老老实实分工照顾,爸爸的养老金平分了。哪怕有一口气也要挂,总要活下去,活下去每个月都有收入,活着总比什么都好……”

“你说这话。不管怎样,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我们爸爸好。当孩子们希望老人长寿时……”

在病房里,小源爷爷瘫倒在床上,呻吟着疼痛,但他的声音太弱,外面听不见。年轻时在战争中取得突出成就的伟大英雄和老干部,此刻已经成了一根骨头,也没有了知觉。

小源觉得爷爷嘶哑的吼声听起来很可怕,他不敢进去。今天的祖父像个魔鬼,不像他和蔼可亲的祖父。

小源爷爷将坐在藤椅上,在满是花草的院子里泡一壶热茶,向小源讲述他的革命故事、国庆阅兵以及他保护花草的经历。

小源记得爷爷上次自言自语是一个月前。爷爷瘫倒在病床上,舌头不尖,但声音很轻。他说,“小源,请给爷爷看一些鲜艳的花。这间病房太暗了。”

所以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小源摘了很多花。他摘了延伸到导演病房的双荚槐树和花坛里的金盏花。秋天,医院里只有几种花。为了让爷爷长寿,他把它们全挑了出来。

全家人的希望是一样的,都希望爷爷能长寿。成年人讨论对策,而小源知道他只有八岁,是爷爷最小儿子的最小儿子,他能做的就是摘些花。

小源沿着走廊跑。他经过几个病房,里面有些老人气喘吁吁,像牛一样,鱼也干了。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昏迷了。在家人的要求下,他们切开气管,把它们连接到机器上,继续他们的生活。他们已经躺在床上几个月了。

小源一路跑到医院大楼的入口处,抬头看着高爽清秋的天空,低头看着他手中明亮的黄色金盏花。他把花扔进垃圾箱。

他坐在门的台阶上,看着人们在晴朗的天空下进进出出。几天前,摘槐花双荚豆的人擦了擦眼泪,紧跟着被带走的父亲的尸体,路过的人安慰他说:“你父亲走得很平静。”

小袁捏了捏怀里的手机,心里悄悄说道:

万寿局局长,如果你已经到了可以离开的年龄,就别管事情了——恐怕很多人也指的是退休。作为交换,我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

虽然这似乎没有任何意义。(工作名称:万寿局,作者:核熔炉。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屏幕右上角的“[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西11选5 黑龙江十一选五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