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燕塘资讯>综合>粤剧名伶红线女在 广州湾烽火结良缘

粤剧名伶红线女在 广州湾烽火结良缘

2019-11-19 12:51:53    点击: 480
内容摘要:1 234下页尾页1957年,红线女在《搜书院》中扮演朱帘秀。出身演艺家族,立志“成戏成人”红线女,1924年12月27日于广州西关出生,祖籍广东开平,父亲为她取名邝健廉。红线女的母亲一系,可谓是同粤

红线女

字符卡

辛努红(1924-2013),原名邝健连,出生于粤剧世家。1938年,他在他的姑姑,著名的花旦和福莲手下学习。他取了艺名小雁红,后来改成了“辛努红”。抗日战争时期,马师曾率领的剧团赴粤桂演出。获胜后,剧团定居香港,成为剧院里的两栖演员。辛努红在传统舞台角色的基础上,融合京剧、昆曲和西方美声技法,创造了一个“红楼”,将粤剧的舞台角色推向了一个新的舞台。舞台上创造了许多深刻感人的艺术形象,创造了粤剧的一大流派——红派艺术,它将粤剧声音的表现力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代表了当代粤剧舞蹈艺术的最高水平,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辛努洪一直在为振兴粤剧而奔走呼号。它亲自改编旧戏,编演新戏,成立红豆粤剧团。它以身作则,培养新人才,培养粤剧艺术接班人,并带领剧团在北京演出和出国交流。为振兴粤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粤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

1 234下页最后一页

1957年,辛努红扮演朱李安修寻找书院。

他出生在一个表演家庭,渴望成为一个“成年人”

辛努红1924年12月27日出生于广州西关。他的祖籍是广东开平。他父亲给她取名匡建连。匡余一神父早年在国外谋生。回国后,他继承了祖业,经营广济在广州黄沙的药店。他的家庭很富裕。辛努洪的祖父谭杰南(Tan Jienan)是东南亚著名的武术家,当时住在匡光吉药店附近。虽然匡义宇当时有妻子,但他看中了谭杰南的女儿谭银,并以妾的身份娶她为妻。婚后,他生了一男三女,邝建莲是他的女儿。

辛努洪的母亲家庭可以说是一个有着悠久粤剧历史的表演家庭。她的叔叔邝殿青是粤剧武术大师。她的祖父盛嘉楠是东南亚著名的武术学生。她的叔叔荆绍佳是国内外著名的尹正小武。她的阿姨何福莲是一个著名的粤剧花旦。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匡建连的母亲谭银也喜欢看大戏,匡建连成了小粉丝。她回忆起我五六岁时看这部戏的快乐,说:“我五六岁的时候,我妈妈拖着我去剧院看这部大戏。我去了太平剧院或者海珠大剧院。我看的大部分戏剧都是由我叔叔金少佳的班级表演的。我们的座位在三楼,按先到先得的原则叫做“飞机座位”。座位都被铁丝网包围着。如果我妈妈在第一排,我会站在她面前看这场戏。”当肖建连在舞台上兴奋地跳来跳去的时候,他经常会撞到铁丝网,伤到自己。此外,位置太高,离舞台太远。看到舞台上的角色就像木偶。然而,肖建联仍然喜欢跟着他的妈妈去看这场戏,尤其是当他看到他叔叔的样子,听到他洪亮的声音时,他有时会兴奋地和他跳舞。

Sin Nui Hung(左)在澳门清平剧院的《六大封印》中扮演宫女。

肖建联的二哥从美国留学回来,带回了一台留声机。只要有机会,她就会打开留声机,学会跟着唱片唱歌。慢慢地,我学会了粤剧名人如白驹荣、薛觉先和张月儿的名曲。那时,因为业务往来,我父亲经常有客人来我们家拜访我们。当我们好好交谈时,我父亲会叫肖建莲当众唱歌。当音乐停止时,它常常赢得雷鸣般的掌声。当父亲为自己的脸感到骄傲,心中感到高兴时,他会给女儿两个银币奖励。从她童年的经历中,可以发现辛努洪(Sin Nui Hung)的音乐天赋在她早年就已经凸显出来,音乐的种子早已播在她的心中。

不久前,日军占领广州时,我父亲经营的药店被敌机轰炸夷为平地,我家的财产被毁。我父亲不得不带着家人逃到澳门,这使他难以谋生。肖建连不仅不能去上学,而且还得和他的兄弟姐妹一起出去打零工来帮助他的家人。在这种情况下,为了给肖建莲找一条出路,她的母亲决定送她去和她的叔叔荆绍佳一起学习京剧。当时,他正在去澳门青平剧院参加生手剧团演出的路上。然而,他遭到父亲的反对,甚至说“戏剧不是成人”最后,在母亲的坚持下,父亲屈服了。我妈妈对肖建联说:“当你去学戏剧的时候,你必须唤醒定制的人,努力学习,做一个好人,为你的父母而战!”结果,成年人成了肖建连的目标。

首页,首页,1234,下页

粤剧《红线盗盒》,匡建连饰演《辛努红》。

辛努洪的才华和智慧受到粤剧界资深演员的高度赞赏。

1938年,13岁的邝建莲正式以他的姑姑何福莲为老师,开始在一个剧团学习戏剧。她的第一个艺名是“小燕红”,是她姑姑给她的。1939年春节,她第一次用这个艺名在她叔叔的生手剧团演出。今年,她在澳门清平剧院表演了样板戏《六大封印》。她的任务是和她的另一个同伴一起提着宫灯,他们俩都走上了t台。在第一次玩之前,小洪雁真的知道的不多。他只是看着周围的老师和伙伴,独自学习,并等待老师们不时地来指点。但就这样,她可以像个模特一样行动,这显示了她高度的理解和非凡的智慧。从那以后,小洪雁一直在剧团努力学习,练习唱歌,并逐渐积累了一些技巧。1940年,生寿年的剧团休了一个暑假,萧炎洪和何福莲、易青天的剧团一起临时去了广州湾,由梁少锋主持。在广州湾,她得到了京邵峰的精心指导和命名。从那时起,“辛努洪”诞生了。

梁少锋被公认为粤剧界受人尊敬的老手。他比梁少佳大,和白驹荣、千里居等老女招待享有同等的声誉。第一场演出是在花旦,后来改为壁龛。他的专长是《燕桂仁不归》、《落花送人》和《西厢记》。何福莲与他合作后,他经常向何福莲解释钱丽珠演唱的“滚花”的技巧和美感。在他身边,肖延宏饶有兴趣地听着,也是发自内心地听着,经常思索着练习。渐渐地,它被京邵峰发现了。他喜欢小洪雁的聪明、顺从、勤奋和勤奋。他有空的时候会给她仔细的指导。一天,京邵峰对她说,“小燕红的名字不好。太无聊了。让我改变你的名字。”!“偷红线盒子”是一个著名的故事,也包括在粤剧里。辛努洪侠义、勇敢、足智多谋、忠诚。小燕红很年轻,但她有辛努红的风度。你可以称自己为“辛努洪”。你可以在将来学着扮演她,向她学习。"

这时,辛努洪还年轻,还在学习艺术。留在广州湾的几则轶事也见证了她对唱戏的追求和热爱。有一次,她在广州湾表演“贾琏冰蓉”。这时,她已经取得了迅速的进步。她不再只是扮演女仆向梅之类的角色,而是扮演一个有名的姓配角。这次,她扮演女王。故事是这样的:皇帝和皇后历经磨难后重聚。她在舞台上非常投入,一个接一个地唱歌。下台后,老师站起来,穿过座位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老师以前从未有过如此大的脾气。她痛哭流涕。她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没有人告诉她,她只能自己思考。经过深思熟虑,她终于意识到《贾琏冰容》是一部“提纲戏”(“幕桌戏”),没有固定的台词,只有故事的剧本和梗概,演员们在表演中即兴发挥。那天,她一个接一个地唱着歌,只是不知道如何停下来,如何把歌声传递给对手,而她对面的皇帝却焦急万分,只能艰难地打断女王,唱了起来。观众也发现了这个缺陷,这很吵。在她想明白之后,她问乐队的老成员如何接受音乐。她还买了《古诗源》,有空的时候背在背上读。她必须充实自己,以免在舞台上说话时惊慌失措。

除了基本的线条知识外,辛努洪在情绪控制方面也有深刻的教训。1943年春天,该剧团在广州湾演出了《关温丽珍调》,该剧以一个大女人杀死一个妾为背景。被谋杀的姘头由尹正·华何丹·傅莲饰演,第二组华肖丹·洪飞因为不想演反派而将自己的角色让给了第三组华丹·辛努红饰演大女人关丽珍。在《杀死妃子》的场景中,由辛努红扮演的关丽珍(Guan Lizhen)吃醋了,手里拿着菜刀(木制道具),脸上带着杀气,狠狠砍下熟睡的妃子。没想到,她把主人砍得太狠了。回到背景中,大师正在伤口上涂油,引起疼痛的眼泪。辛努洪也被其他人嘲笑为“实事求是”。从那以后,她明白了演员不仅应该参与戏剧,而且应该参与戏剧,并且应该保留控制角色的理由。

辛努洪吸取了这些教训,并全神贯注地学习。同时,他也善于抓住机会向年长的服务员寻求建议。1943年,易庆田剧团在广州湾演出《雷雨》,辛努洪扮演祎凡。那一年,辛努红才18岁,很多人担心她能否恰当地体验和表达祎凡复杂的情感和阴郁忧郁的性格。白玉堂在该省和香港都很出名,她经常和她演对手戏。他饰演周平,经常鼓励辛努洪大胆释放自己的表演。辛努洪总是问他舞台上的两个人应该如何合作和更加努力地工作。演出结束时,效果非常好,非常成功。剧团成员一个接一个地说“意想不到”,观众也称赞了它。

辛努洪和马师曾

广州湾与马师曾相遇

广州沦陷前,一些粤剧艺术家逃到了香港和澳门。1941年12月香港沦陷后,粤剧又遭受了一次沉重打击,受到了日本侵略者的监督。例如,觉贤生剧团起初停止演出,然后等待逃离香港的机会,搬到广州湾演出,逃到内地。马师曾太平剧团也派出特务和叛徒,在日本人占领香港之前多次要求马师曾向日本人表示哀悼,但马师曾拒绝了。香港沦陷后第三天早上,他冒险带领家人离开香港,潜入澳门,然后搬到广州湾(Guangzhou Bay),在那里他被重组为“抗日剧团”。主要演员包括欧阳渐、罗丽娟、梁冠南等人,他们表演传统戏剧和抗日内容节目,并在赤坎和西营地区演出。他连续两个月在赤坎南方路中央剧院演出。因为酒店离中央剧院很近,为了演出的方便,马师曾一家住在酒店里。

1942年3月和4月,何福莲被马师曾聘为“抗日战争剧团”的演员。辛努红紧随其后,住在一家大中型酒店。大约60年后,辛努洪仍然清晰地记得最初见到马师曾的情景:“有一栋新建的两层半左右的砖木结构宿舍,当我和连洁住在一家大中型酒店时,班组长可以用它来迎接著名的外国演员。我第一次跟着连洁去宿舍排练。我去那里主要是为了侍候师父,也带着好奇心,希望看到我从未见过的“大老牧羊人”马师曾的风采...抬头一看,我看到一个40多岁的男人,大嘴巴,精神饱满,看起来真像广州的“西关先生”。过去,我在电影里看到马师曾戴着眼镜。此刻,尽管他的脸缺眼镜,我一眼就认出了马师曾。我们第一次见面时,辛努洪作为一名学者给马师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下楼去见一群穿着便服和拖鞋的兄弟。然而,他在安排这部戏时非常严肃,要求很高。他跟着他“非常乐意学习新东西”。辛努洪哀叹马师曾的艺术造诣,认为他在表演时不是马师曾,他的角色是不同的和适当的。他的表演从生活中提炼出来,在艺术中夸张,没有做作,是她从艺术中学习的一个例子。

抗日战争剧团在广州湾演出了大约两个月。日本文化间谍和田长期追到广州湾,胁迫马师曾返回香港。马师曾拒绝并避开了村金桥的华人社区,决定在广西演出。在何福莲的推荐下,辛努洪受雇于马师曾的一个剧团。辛努洪也珍惜这次学习机会。当马师曾和主要演员谈论这部戏时,她静静地、专心地听。马师曾也看到她会用她的头脑。当剧团遇到一个生病的演员时,辛努洪会代替他。一天晚上,表演了“软皮蛇招募县马”。华丹突然生病,马师曾临时决定接替辛努洪。那天晚上的演出非常成功。从那以后,辛努红跳进了剧团的尹正花旦,马师曾和辛努红合作越来越多,他们的感情越来越深厚。这是后来的一句话。

关键参考:

《劳动人民的辛努洪》(上册和下册),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广州市委员会学习、文学和历史委员会和红线妇女艺术中心编辑,广州出版社,2016年。

沈海雄主编:《当代岭南文化大师——辛努雄》,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

谢有亮:《人民艺术家辛努红评论》,华城出版社,2018年。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快三投注 pk10下注 黑龙江十一选五 浙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