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燕塘资讯>娱乐>《流浪地球》,会替内地“申奥”吗?

《流浪地球》,会替内地“申奥”吗?

2019-10-26 13:22:42    点击: 4489
内容摘要:24日,香港电影制片家协会推出《扫毒2:天地对决》代表中国香港参与奥斯卡“最佳国际影片奖”的角逐。当前,对于中国大陆今年选择谁去“申奥”,仍未公布。今年,能够代表中国大陆“申奥”的影片或许会在《流浪地

文|岳牧电影,作者|张一瓜

谁将被选中?

9月12日,中国台湾地区决定派出“谁先爱上他”冲击第92届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奖”。24日,香港电影制片人协会发布了《禁毒2:天地之战》,代表中国香港参加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奖”竞赛。

目前,还没有宣布中国大陆今年将选择谁申办奥运会。这个时间间隔和公告序列似乎有很长的历史。

从1957年台湾首次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到1959年中国香港选择《天空之雨》角逐最佳外语片,再到1979年中国大陆首次与《两代情》一起“申请奥运会”,出版顺序都有一种传统的味道。

至于台湾发行的第一部精选电影《谁先爱他》,争议不大,因为它保持了台湾电影的一贯品味。相反,代表中国“申奥”香港的“禁毒2号”,一旦消息得到证实,就引来网民的嘲笑。

刘德华和古天乐联袂主演的《反毒2》在中国大陆票房收入达12.95亿元,是今年夏季电影节的大赢家之一。可以说,“抗药2号”已经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然而,从艺术维度和思想深度出发,作品的竞争力已经下降到劣势。豆瓣得分略高于6.0分的及格分数。与香港去年选择“申奥”的“红海行动”(大陆票房36.5亿元,豆瓣8.3分)相比,人们的心理必然会落后。人们质疑《禁毒2》参加奥斯卡的资格是有原因的。

对于“申奥”电影,中国大陆一直很热情。在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确认电影的选择后,谁能代表中国今年的“申奥”成为焦点。

谁?

分析发现,今年可供选择的电影不多。

在过去的三年里,代表中国大陆参加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现更名为“最佳国际电影奖”)竞赛的电影有《恶不压义》、《狼侠2》和《唐玄宗》。

与电影的艺术追求相比,中国大陆选择的“申奥”电影更注重自身传播的理念和价值观与国家政策和时代旋律的一致性。

其中,江文的“恶不压权”是对北平风景的再创造。拍摄精美,不仅不失中国特色,而且在一种气氛和尊严中展现了对国家敌人的仇恨,这是对国家形象宣传的一种奖励。与同年上映并赢得中国人民眼泪的《我不是毒神》和《影子》相比,虽然后两部电影更高喊“攻击奥地利”,但《我不是毒神》传达了国家不光彩的一面(尽管影片最终扭转了局面,给了政策足够的面子)。《影子》讲述的故事过于个人化,无助于国家的宣传。因此,最终选择“邪恶不压迫权利”在战争中代表中国大陆更为合适。

同样,《狼侠2》和《唐玄宗》,一个是核心爱国主义,另一个是对“一带一路”政策的积极回应。两者都有鲜明的政治属性和国家宣传导向。作为官方的“申奥”电影,它们非常合适。

在国家越来越重视软实力输出的时候,“申奥”电影必然会传达中国的“新形象”和“新面孔”。

因此,今年“申奥”电影的情感肯定是积极的,这是一部能够代表中国大陆最先进发展的作品。同时,今年也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这是一个重要的时间点。因此,官方对电影的选择将不可避免地谨慎。民族意志和时代精神在电影中是不可或缺的。

1989年,在新中国成立40周年之际,官员们选出并举行了“建国仪式”。2008年,中国选择并交付了符合时代精神的“2008梦想大厦”。今年,可以代表中国“申奥”的电影可能会在《漫游地球》、《我的祖国和我》和《中国队长》中诞生。

《漫游地球》今年开始了“国内科幻小说的第一年”。比类型更重要的是,中国人作为科幻小说的轴心,可以体现出与“时代命题”完全一致的精神主题。《我和我的祖国》几乎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所有全称开头,被认为是贡品电影中最突出的代表。作为一部致敬电影,《中国队长》属于“中国骄傲”三部曲。博纳影业(Boehner Pictures)不断拓宽主题电影中的“主题边界”,总体上显然拥有非常成熟的制作经验。

看看奥斯卡前哨。

讨论中国最终将选择谁代表自己参加“申奥”是一回事,判断谁有潜力赢得大奖又是另一回事。

因为无论是台湾选择的《谁先爱他》,还是中国香港选择的《禁毒2》,还是中国大陆选择的《流浪地球》、《我的祖国和我》、《中国队长》,他们都很有可能无法获得“最佳国际电影奖”,甚至难以入选。

根据往年的经验,进入颁奖季时,奥斯卡前哨站反馈的结果将与奥斯卡的最终结果一致。

刚刚闭幕的第44届多伦多电影节评选出三大“剧情片人民选择奖”,即第一部《乔·兔子》(Joe Rabbit)、第二部《婚姻故事》和第三部《寄生虫》。其中,只有《寄生虫》是非英语电影。

回顾上一届多伦多电影节,“人民选择奖”前三名获奖者中的两位成为今年最大的获奖者,即第一份绿皮书和第三份罗马,罗马也是上一届和上一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获奖者。

因此,受到金棕榈奖和奥斯卡前哨之一多伦多电影节肯定的“寄生虫”,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今年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奖”的大热门。

目前,许多国家已经决定发送选定的电影。西班牙的《痛苦与荣耀》、意大利的《叛徒》和法国的《悲惨世界》等电影都与《寄生虫》竞争。尽管他们没有赢得金棕榈奖,但他们的影响力和受欢迎程度仍然是奥斯卡“最佳国际电影奖”的有力竞争者。

随着9月底和颁奖季的开始,更多的消息将会传到奥斯卡前哨站。谁将获得“最佳国际电影奖”?随着竞争的加剧,答案将变得更加清晰。

激情消退了。

学院将“最佳外语片奖”更名为“最佳国际电影奖”,解释说“在全球电影制作环境中,“外国”一词已经过时。我们相信《国际电影》能更好地代表这一奖项,并能促进电影制作更积极、更包容的视角,以及电影艺术方面更普遍的经验。”

纵观过去十年(2010-2019)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获奖影片,基本上有两个以上的制作国。与参与早期获奖电影制作的国家数量相比,这是一个显著的增长。可以说,这是国际合作趋势的具体体现。

然而,随着国际合作模式的发展,《最佳外语片》的全球票房表现逐年下降,市场表现也不佳。

语言差异是一种文化隔阂。电影中使用的语言会影响市场的反馈,并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观众的选择。

在强调精准营销的环境下,《最佳外语片》仍然可以由索尼经典等具有全球发行能力的公司在国际上发行,但在具体实施方面,数十年的常规运营降低了《最佳外语片》与充满诡计的本土电影相比的竞争优势。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海外资本在选择合作伙伴时更喜欢与好莱坞的“六巨头”(Big Six)等大工厂合作,在选择投资作品时更喜欢国际化的英语商业电影,而不是其他语言的电影。以中国资本出国为例。去年,阿里影业投资了绿皮书。今年,博纳影业制作了《好莱坞过去》和《中途岛》,这两部电影都在奥斯卡榜上。

毫无疑问,这样的作品比外语电影有更多的观众。

“最佳外语片”的观众是有限的。目前,只有通过增加受众,精确的营销策略才有可能。

罗马鼓舞了许多人。尽管其海外票房总额仅超过100万美元,但网飞以不同于传统电影的方式发行,利润渠道更加多样化,如在线点击和广告分享。

在“最佳外语片”整体市场下滑的前提下,媒体平台被用来面对数亿潜在观众,从而增加了赢家。或许,流媒体的强劲崛起将为下一部“最佳国际电影”带来新的活力,因为它将被转变为一家国际发行公司。

欲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 taimeiti)或下载钛媒体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