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燕塘资讯>财经>新中国经济70年·应对经贸摩擦|亲历者毕吉耀:应对贸易摩擦,

新中国经济70年·应对经贸摩擦|亲历者毕吉耀:应对贸易摩擦,

2019-10-26 13:57:02    点击: 4780
内容摘要: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宫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并当场宣布对中国6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应对美方对华挥动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棒,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

处理经贸摩擦

自2018年3月以来,美国单方面挑起经济和贸易摩擦,任意对进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无理压制中国高科技企业。这不仅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也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批评。这严重违背了两国元首的共识,损害了中美两国的利益,威胁到全球产业链和供应链的安全,拖累了国际贸易和世界经济增长。面对美国的极端压力和欺凌,中国保持了理性和克制的态度。它一直强调我们不愿意打贸易战,也不怕打贸易战。必要时我们必须与之斗争,坚决反对任何挑衅。中美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经贸冲突是正确的方向。如果我们把这两个好处结合起来,如果我们打架,我们都会遭殃。只有通过平等、理性、对立的各种沟通协调机制,加强对话协商,才能克服各种障碍,促进中美经贸关系的持续发展。

始于2018年3月的中美贸易争端是多年来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争端。(视觉中国)

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信心来对付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

2016年11月8日,美国新总统特朗普走进白宫。在“美国第一”和“制造业回归美国”的执政理念下,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变得极其强大,并利用自己的法律为中国提供了所有可用的贸易对策。诸如337、301、201、232和“双重反对”等一系列调查接踵而至。那时,狼到处冒烟。

2018年1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对进口大型洗衣机和光伏产品分别采取4年和3年的全球保障措施,分别征收高达30%和50%的关税;2018年2月,美国对进口到中国的铁污水管件征收109.95%的反倾销税。2018年2月27日,美国对中国铝箔制造商征收48.64%至106.09%的反倾销税和17.14%至80.97%的反补贴税。2018年3月9日,特朗普签署了“分别对进口钢铁和铝征收25%和10%关税”的法令

东部时间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在白宫正式与中国签署贸易备忘录,并当场宣布将对价值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投资美国和与美国合并。至此,中美贸易争端已进入公开阶段。

对此,中国当然毫不犹豫地采取必要的对策。3月23日,中国商务部发布了暂停从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的232项措施的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它打算对一些从美国进口的产品征收关税,以平衡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征收关税给中国利益造成的损失。

自中美经贸摩擦发生以来,一年多来,双方举行了多轮磋商和对话。

随着第13轮中美高层经贸谈判的临近,中美领导人9月5日电话会谈以来发生的变化进一步缓解。

2019年9月13日,中国决定对美国新农产品征收关税。此前,中国宣布了第一份免除美国和加拿大关税的货物清单。美国还宣布,将推迟10月1日对进口到美国的中国商品提高关税。

"这是多年来中美之间最大也是最长的争端."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毕瑶姬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中国不对中美贸易不平衡负责。

这场中美贸易争端的导火索源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突然袭击。东部时间2018年3月22日,特朗普正式签署总统备忘录,根据“301”调查结果,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大规模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和并购。特朗普在白宫签字时告诉媒体,中国商品涉税金额可能达到600亿美元。

20世纪90年代,美国对中国进行了四次“301”调查。一度,每项调查都很紧张,看起来中美之间的贸易战即将爆发。然而,随着中美两国签署市场准入或知识产权备忘录和协议,这一局面最终扭转并告结束。在奥巴马政府期间,美国对中国的绿色能源补贴展开了调查。调查的内容属于世贸组织规则的范畴。中美两国引入世贸组织机制,最终就减少对中国资源的补贴达成协议。

毕瑶姬认为,特朗普的目的是利用“301”调查提高谈判价格,压迫中国在降低关税、扩大市场准入、放宽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等方面做出让步,从而为美国企业攫取更多商业利益,扩大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以减少贸易逆差。“对中国和其他竞争对手征收高额关税是特朗普竞选期间的重要承诺之一。更重要的原因是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美国要求中国减少对华贸易逆差1000亿美元,进一步开放市场。然而,中美贸易不平衡的责任不在中国。除贸易原因外,主要原因是美国储蓄率低、传统制造业竞争力丧失以及金融等服务份额相对较高。向中国施压不会解决美国的贸易失衡,也不一定能达到特朗普的预期效果。”毕瑶姬说。

掌握核心技术,不再受制于他人

2018年7月6日,美国海关及边境保护局宣布,从当地时间7月6日(北京时间中午)开始,美国将对第一批清单上价值340亿美元的818类中国商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

“美国发动了迄今为止经济史上最大的贸易战。为了维护国家的核心利益和人民的利益,中国必须进行必要的反击。”中国商务部批评并指出美国违反了世贸组织规则。这种税收是典型的贸易欺凌形式,严重危及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安全,阻碍全球经济复苏步伐,引发全球市场动荡。

自2018年7月中美第一轮贸易战开始以来,双方在未来几个月就关税问题“来来去去”。随着美国对半导体、塑料和铁路设备等中国商品的税收逐渐增加,中国也对石油、煤炭、钢铁产品和医疗设备等美国产品征收关税。9月18日,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在当月24日对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额外的10%关税,并宣布从2019年1月1日起将关税提高至25%。中国立即采取报复措施,宣布对价值约600亿美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增加5%至10%的关税,并发表了一份关于中美经贸摩擦事实和中国立场的白皮书。

“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信心应对美国向中国挥舞的贸易保护主义大棒。”毕瑶姬在回应过去一年中美贸易争端中的各种事件时说:“我们的回应可以说是合理、有益和审慎的。既然美国要打贸易战,我们一点也不礼貌。我们将尽可能多地反击。中国有信心也有信心处理中美经贸摩擦,同时为旷日持久的战争做好准备。但总的来说,中国的反应有些克制。在积极回应的同时,我们一再强调,我们不愿意打贸易战,但我们不怕打。”

毕瑶姬认为,双方的贸易争端既有特朗普突然袭击的独特性,也有一定的必然性。他说,随着中国实力的发展,中美之间的摩擦是不可避免的。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近年来,科技进步和产业转型升级步伐明显加快。中国在一些高技术领域和高端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显著增强,在一些领域正在赶超发达国家。这引起了一些坚持冷战思维的人的“担忧”。他们视中国为对手,进行“经济侵略”,传播各种“中国威胁论”,企图以各种方式拖延和阻碍中国的发展。美国利用贸易摩擦发动攻击,这有着深刻的国际背景和战略考虑。

“中美贸易摩擦对金融市场、汇率、股市和市场预期都有很大影响。更重要的是,从商界或市场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如果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是一种长期趋势,并从经贸领域蔓延到其他领域,将导致中美关系的整体结构性变化,以及我们未来发展的外部环境和内部条件的深刻变化。”毕瑶姬说。

“我们必须为长期对策做好准备。战略上,要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大力推进发展方式转变、经济结构优化和增长动力转变,促进经济发展的质量变化、效率变化和动力变化,立足自主创新的内需,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不断增强抵御外部风险的能力。从战术上讲,有必要未雨绸缪,不仅要增强体质,进一步提高我国工业、产品和企业的国际竞争力,还要制定有针对性的措施和方案。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考虑适当调整对外贸易政策的方向,更加注重贸易的均衡发展。”毕瑶姬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即使这场争端过去,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业的限制和压制可能会继续下去。我们必须改变思维,而不是像以前那样依赖进口技术的学习模式,我们必须加强我们原有的创新能力,掌握核心技术,停止被他人控制。”

(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张燕采访)

编者:邹宋林

(本文发表在2019年第18期《中国经济周刊》上)

《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18期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