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燕塘资讯>体育>亲密关系里什么最令人焦虑?萨特与波伏娃的惊世爱情或许有答案

亲密关系里什么最令人焦虑?萨特与波伏娃的惊世爱情或许有答案

2019-11-02 16:23:00    点击: 1817
内容摘要:2019/20西甲联赛第八轮北京时间今天傍晚展开较量,刚刚在周中欧联杯获得胜利的西班牙人队客场0比2不敌马略卡。武磊首发出场并打满90分钟,可惜未能帮助球队挽回败局。在西甲联赛积分榜上,西班牙人队和马

让-保罗·萨特和西蒙娜·德·波伏娃是上个世纪法国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和作家。他们传奇般的情感关系已经成为人们讨论的焦点。他们是恋人、朋友和战友——依靠彼此永恒的鼓励和支持,他们成为彼此作品的第一批读者。萨特晚年生病时,波伏娃陪伴着他,记录了萨特脆弱但真实的时刻。

这部作品就是上海翻译出版社新出版的中文版《告别仪式》。最近,在上海科勒体验中心举行的新书分享会上,同济大学人文学院的张念教授和张虹教授进行了交谈。正如张虹哀叹的那样,阅读《告别仪式》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他的一种修正——不是对观点的修正,而是对他自己生活的一种修正,这种修正被泄露出去了。“存在主义者萨特又老又病,但也很痛苦,快要死了。当他真的想处理生活中的问题时,他回到了与普通人平等的水平和同样的感觉。波伏娃,作为他真正亲密的朋友、伴侣和理解的人,此时没有必要用哲学术语或宏大的视角来描述它,而是要非常密切地感受他的痛苦。”

西蒙娜·德·波伏娃

由孙恺翻译

上海翻译出版社

1929年,波伏娃遇到了萨特,一个改变了她的生活的人。同样的想法使他们走到了一起。然而,天生浪漫的萨特不愿意为波伏娃放弃他的“自由”生活。两人之间的“契约婚姻”带来了灵感和荣誉,同时,它也成为波伏娃永远无法绕开的迷宫。告别仪式详细记录了萨特过去十年的生活,展现了萨特的非凡和平凡,仿佛他就在现场。这本书附有两个人之间的长对话。萨特借此机会回顾了他的家庭、童年和学习经历,梳理了他在文学、哲学、阅读、写作、音乐和绘画等许多主题上的思想。

“这与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密切相关。细节是非常真实的,所以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他丰富的哲学,还有一些微妙的甚至被他自己的哲学出卖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它也提醒我们,这个时代当然需要哲学,但也需要每个人的关注、反思、哲学化和对生活的深刻理解。”张虹说,正是基于对人性本身的黑暗和残酷的理解,我们才会知道波伏娃和萨特有多努力。

电影《华申咖啡馆的情人》的剧照是基于萨特波伏娃的情感生活。

“一个敏感的人,一个真正面对自己生活的人,可能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障碍。像玻璃一样,它可能看起来透明,但仍然是一个障碍。这种隔离也是存在主义对人性理解的一个基本命题。”在他看来,萨特的作品如《墙》、《封闭》、《恶心》和《人总是死的》都不同程度地揭示了人与人之间的这种隔阂和障碍,这也是我们存在的真理。

“我遇见波伏娃的方式非常存在主义。当我19岁的时候,我对世界、婚姻和爱情有许多奇怪的想法。我脑子里充满了奇怪的想法。一天,我在街上的摊位上看到一个破碎的“第二性”并买了下来。那时,我非常兴奋。我觉得我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单,我遇到了一个精神伴侣。现在我已经中年了,她仍然和我在一起。”张念感叹波伏娃对她个人来说就像是“一个亲密的对话者”。

在张念看来,写或读一本书是为了认识另一个人,了解他的生活、真理和理论——关键是他们的生活方式。例如,在亲密关系中,我们最大的焦虑是什么?几乎很多人都有类似的抱怨:“他/她不理解我”和“他/她不理解我”...为什么这个“不明白”和“不明白”?或者,你为什么要“理解我”和“理解我”?为什么这成为亲密关系中最常见的词?

”萨特和波伏娃正在思考这个问题。他们认为在亲密关系中,恋人是模糊的,我们不想用一些既定的惯例来限制他们。相反,我们应该珍惜亲密关系中的独特性:我爱的这个人是其他人无法比拟和独特的。成年人有相对成熟的经验,经常说在爱情关系中,一个人应该互相鼓励、支持和表扬——如何鼓励、支持和表扬对方?萨特和波伏娃也想推进这个问题。”根据张念的分析,他们试图通过实验攀登亲密关系中的这种模糊性和这种非认知性。他们能做的就是从年轻到年老,直到生命的尽头,保持坦诚相待,在一切事情上相互沟通,在对话中坚持道德,直到年老。

对此,张虹提出疑问,当我们说“彼此诚实”或试图“彼此诚实”时,当我们使用语言时,我们充满误解,甚至欺骗。“至于萨特和波伏娃是否做到了这一点,我相信他们可能比我们大多数人和世界上所有人都做得更好。”他认为语言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我们无法掌握。

当我们试图说些什么的时候,话语已经覆盖了它。“我们尽可能诚实,但我们也需要知道这种诚实的限度、界限和不可能。只有当我们知道它的界限、界限和不可能时,才可能坦诚相待。否则,要么是有意欺骗,要么是无意欺骗。”

波伏娃对两性关系的思考仍然很有启发性。她的观点是惊人的:“人们在厨房或闺房里接近一个女人,但对她有限的视野感到惊讶。人们折断了她的翅膀,但哀叹她不能飞。我希望人们会打开她的未来,她永远不会被迫留在现在。”而波伏娃的见解在某种程度上仍然有效——“这个人的巨大财富是他必须踏上一条极其艰难的道路,无论是在成年还是童年,但这是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所包围。一切都诱使她走上安逸的道路。她没有被要求努力工作,走自己的路,但听说只要她滑下去,她就能到达天堂。当她发现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太晚了,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耗尽了。”

天天电玩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