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燕塘资讯>社会>《魔鬼与福尔摩斯》:理性和信仰的边界

《魔鬼与福尔摩斯》:理性和信仰的边界

2019-11-09 09:47:49    点击: 2550
内容摘要:日前,上海市松江区原副区长陈小锋(副局级)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一案,由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陈小锋享有的诉讼权利,依法讯问了

1893年12月,柯南·道尔出版了夏洛克·福尔摩斯系列第四部的最后一章《最后的案件》在故事的结尾,出生六年的福尔摩斯和他的对手莫里亚蒂在莱辛·巴赫瀑布(Lessing Bach Falls)旁边互相较量,两人都从悬崖上摔了下来,一起死去。在写完《最后一个案例》后,柯南·道尔在日记中写道:“福尔摩斯已经死了。”

大卫·格伦在他的非小说类调查《神秘》中向读者讲述了这个轶事。然而,《神秘事件》的中心人物既不是福尔摩斯,也不是柯南·道尔。大卫·格伦(David Glenn)从一份关于柯南·道尔的文件失踪开始,讲述了福尔摩斯专家理查德·兰斯林·格林的故事,他为了完成柯南·道尔的传记,已经追踪这些文件20年了,但在文件向世界发布时神秘死亡。格林的死成了柯南·道尔的又一个谜题。尽管在很大程度上,他似乎试图陷害那些阻碍他获取文件并假装自杀是谋杀的美国人,但事实上,没有一个福尔摩斯能够站出来解决这个难题。“我认为真相永远不会为人所知。现实不是侦探小说,没有答案也没有办法。”写了40页后,大卫·格伦引用死者姐姐的话结束了调查。

作为这部非小说集《魔鬼与福尔摩斯》中第一篇也是唯一一篇涉及福尔摩斯的文章,《神秘事件》介绍了以下11个不同主题的调查的一些共性:像格林这样的痴迷和狂热的人物;无限接近但从未触及核心的真理;毫无疑问,它们都有都市传奇的色彩,同时它们肯定发生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中。既是参与者又是叙述者的大卫·格伦(David Glenn)就像福尔摩斯旁边的沃森一样,试图理清棘手的人物和奇怪的事件,结局往往像格林的死,只留下软弱和沮丧。在经历了多次这种持续而沉闷的挫折后,你会发现,大卫·格兰特的调查失去了它奇怪的外表,把我们引入了这本书的核心——理性和道德信仰(思想)的长期纠结。

大卫·格兰特的第二项调查被称为“火焰试验”。1991年12月23日,得克萨斯州的一座木头平房着火了。大卫·格伦(David Glen)将调查开始时的场景描述为:一名身穿牛仔裤、半裸上身的男子站在屋外大声喊叫。他的三个孩子被困在被大火吞噬的房子里,其中最大的只有两岁。

改编自《火焰审判》的电影《烈火监狱》海报

两名火灾调查员迅速介入,并将事故定性为纵火。最大的嫌疑人是当时站在外面的威灵汉。在采访证人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证人也给出了否定的证词:就像演戏一样,他似乎更关心自己的车,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兴奋或担心,尽管威林厄姆最初被描述为“被大火摧毁的人”的证人,但后来他的证词被改变了。

威林厄姆出生于1968年。他年轻时被母亲遗弃了。他十几岁时染上了毒品。高中辍学后,他多次因酒后驾车和盗窃被捕。婚后,他多次攻击妻子。“不良记录”文件使当局更加确信威林厄姆涉嫌犯罪。经过初步审查和逮捕后,威林厄姆于1992年8月被判处死刑。

大卫·格伦在描述与事故有关的火灾调查人员时,形容其中一人“笼罩在福尔摩斯式的光环下,仿佛不可战胜”。这句话中的讽刺只有在调查之后才能凸显出来。2004年,一位名叫杰拉尔德·赫斯特的消防专家重新调查了威林厄姆的案件,推翻了以前的调查结果,并得出结论认为这不是一起纵火案。

赫斯特的大赦报告提交时,其结果,就像威林厄姆之前的上诉一样,被当局驳回。"我是无辜的,我被定罪的罪行不存在。"2014年2月17日,威林厄姆在说出最后一句话后被注射死刑。2009年,另一位消防专家评论了这位有“夏洛克·福尔摩斯光环”的调查员:这种方法几乎是神秘的或形而上学的。

在科马克·麦卡锡的末世小说《漫漫长路》中,人类相互蚕食,文明和理性岌岌可危。一对父子带着过去世界的想法和把它变成火炬的道德信念来到了南部海岸。在威林厄姆一案中,消防知识的缺乏和现代司法系统的过度自信,当以科学和系统为代表的理性失误,可能挽救了威林厄姆希望的案件参与者和证人,让自己的思想和道德走向偏执。他们宁愿相信一个有不良记录的人只会比他好,或者他们已经从内心消除了一个坏人变得更好的可能性。在法庭上,检察官甚至引用威林厄姆的纹身来表明他符合反社会人格的要求。

被滥用和无序的道德信仰已经成为谋杀的工具和将无辜者送上刑场的砝码。事实上,威廉汉姆并没有像小说中那样因为麦卡锡的角色而得到麦卡锡永恒的火炬,而是在理性和道德的共谋下死去。

大卫·格兰特的调查“真正的犯罪”讲述了另一个案例。

2000年,在波兰西南角的一条河里发现了一具男子的尸体。沃罗布莱斯基侦探发现死者的手机已经在网上拍卖了。拍卖人是克里斯蒂安·巴拉(Christian Bala),他是哲学系的波兰知识分子,视维特根斯坦为导师。阅读色情和暴力书籍,乔治·巴塔耶、威廉·巴勒斯和萨德侯爵;他还被尼采的两个判断迷住了:“世界上没有真理,只有解释。”“真相是让人们忘记他们是虚幻的。”

乔治·巴塔耶的色情作品

在调查巴拉的过程中,沃罗贝斯基发现他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杀人犯》的小说。主角克里斯也是波兰知识分子。他迷恋哲学、酒精和女人,亵渎传统和教会,最后无缘无故杀死了他的情人。

自然,沃罗贝斯基将这部小说视为他解决犯罪、寻找线索和寻求现实证实的“圣经”。即使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他也成功地将巴拉送上法庭。控方的判断是,巴拉克和他的另一个自我克里斯一样,是一个堕落的享乐主义者,不受任何道德准则的约束,在嫉妒的愤怒中杀人。

巴拉被判有罪,并被判处25年监禁。

巴拉的许多朋友认为巴拉想在小说中完成他在现实中没有完成的事情:打破所有禁忌。他做到了。在《黑仔》中,巴拉对克里斯施加了各种带有哲学意味的可怕行为。用大卫·格伦的话说,克里斯在任何意义上都不受真理的束缚——道德、科学、历史、传记和法律——并走上了可怕的狂欢节之路。

但是如果巴拉杀了一个人,他该如何理解自己写小说的行为呢?试图打破现实中的禁忌?还是仅仅为了积累写作材料?大卫·格伦(David Glenn)的观点是,如果巴拉是凶手,原因不是意志和理性的失败,而是意志和理性的过剩,但格伦没有提到巴拉杀人的原因碰巧是基于他狂热的哲学信仰。就像《最后一案》出版后,柯南·道尔在读者的压力下使福尔摩斯复活了。重生的福尔摩斯仍然可以用他的科学和逻辑的齿轮般的精确性来解决犯罪。然而,塑造他的不是柯南·道尔(Conan Doyle),而是现实中追随者对这个虚拟形象的狂热和无限制的信仰。在杀人的巴拉和重生的福尔摩斯中,理性和信仰之间的纠葛延伸到了另一个层面:基于信仰的理性能被视为理性吗?

在重生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中,我们也看到了人们对现实理性的不满,这催生了一位需要不断信任和信赖的19世纪侦探。如果巴拉没有杀人,这种事也会发生在沃罗贝斯基身上吗?作为一名职责是“揭露无可辩驳的真相”的侦探,他放弃了证据和科学,选择相信一部虚构的小说。在推理巴拉被谋杀的过程中,他是否也像小说一样编造了整个案件?与案情复杂的真相相比,真实与虚构、理性与信仰之间的反复碰撞更令人困惑。

回到《神秘》中,大卫·格伦显然想用福尔摩斯作为时代的象征。他写道夏洛克·福尔摩斯如何证明理性必须战胜狂热,以及科学崇拜如何在时代进步的过程中让位于纳粹主义所代表的信仰。甚至柯南·道尔本人似乎也放弃了理性,成为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超自然研究的圣人。

大卫·格伦自然明白重生的福尔摩斯无法填补现实世界的理性缺失。至少在他的调查中,我们看到理性转变为信仰后,世界变得狂热、无序和无序。大卫·格伦在书名中把“魔鬼”放在“福尔摩斯”之前。不仅有一个作者在试图理解世界时感到沮丧,还有一些沮丧和恐惧。像大卫·格兰特一样,当我们看到这种转变时,我们迷失在其中。我们不再能识别理性和信仰之间的界限,我们也看不到魔鬼的真实面目。或者就像巴拉相信的尼采:事实是解释,真理是虚幻的。最终,理性和信仰只是作为彼此的内在和外在。

安徽11选5 江苏快三购买 河北快3 北京快3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