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燕塘资讯>财经>香港金管局换帅 新任掌门称联汇制度是最适合香港的货币制度 无

香港金管局换帅 新任掌门称联汇制度是最适合香港的货币制度 无

2019-11-10 09:58:34    点击: 2271
内容摘要:经济观察网 记者 老盈盈10月2日,香港金管正式换帅,由余伟文代替荣休的陈德霖上任总裁。7月25日,香港特区政府公布,香港金融管理局副总裁余伟文于10月1日接任金管局总裁一职。余伟文于1986年加入香

10月2日,经济观察网的记者老迎迎正式用魏昱·温取代退休的陈德林成为其总裁。7月25日,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宣布,香港金融管理局副总裁俞宗怡于10月1日接任HKMA行政长官。

俞宗怡于一九八六年加入香港政府,出任政务官,并于一九九三年加入当时新成立的HKMA,一年后晋升为处长。他在2001年被任命为助理总裁,2007年被任命为副总裁,直到现在的职位。岳敏君负责HKMA不同领域的工作。在担任副总裁期间,他负责储备管理、研究事务、外交事务和市场开发,并推动了许多重要的金融政策和项目。岳敏君积极参与应对金融危机,在优化联系汇率制度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货币稳定是香港金融稳定的根本保证。自1983年实施以来,联系汇率制度得到了优化和完善,并经历了多次严峻考验。它帮助香港抵御了多次冲击,并充分凸显了香港作为香港经济和金融基石的重要作用。我曾在HKMA不同岗位参与联系汇率的相关工作。我坚信联系汇率制度是最适合香港的货币制度。我们无意也不需要改变它。在未来一段时间,我们会密切关注市场环境的变化,并在现行联系汇率制度下,维持货币市场的稳定和有序运作。」岳雷蒙说。

魏昱谈香港的五大金融机遇和挑战

岳敏君(Raymond Yue)表示,金融市场正在迅速变化,目前的环境比以往更加复杂多变。撇开不可预测的黑天鹅事件不谈,在可见的一段时间内,我们必须做好应对各种挑战和变量的准备,其中以下几条主线是显而易见的:

1.持续了一年多的中美贸易摩擦和谈判仍处于摇摆状态。即使达成协议,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之间关系的起伏也可能成为新常态。全球经济的基调也发生了变化。美国本土经济持续增长的驱动力令人怀疑。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增长也很疲软。加上英国离开欧洲的不确定前景,发达地区几乎没有什么亮点。新兴经济体也很难抵挡汹涌的海浪。

其次,中国大陆经济正处于关键阶段。经济结构调整、结构调整和改革开放正在进入深水区。这是确保长期健康和可持续发展的必要过程,但经济增长将不可避免地放缓。

3.世界主要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被重复。美联储早些时候就结束了规模缩减。在过去的一年里,政策利率水平从上升到下降。美联储对未来趋势也存在分歧。欧洲央行9月份降息,并重新开始大量购买债券。长期宽松的货币政策导致了金融市场失衡和资产价格上涨。另一个隐患是,一旦发生另一场重大经济危机,央行应对危机的货币政策空间受到极大挤压。

4.受全球经济疲弱,特别是中美贸易战及最近几个月一系列社会事件的影响,香港经济面临巨大下行风险。许多公司,尤其是中小企业,正面临着越来越大的财务压力。房地产价格和成交量也有一些调整的迹象。

对金融业和HKMA来说,另一个既有挑战又有机遇的大趋势是技术的快速发展。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区块链正逐步应用于金融业,包括银行,科技企业正加速进入金融业。我们拥抱金融技术,因为它可以提高银行的效率和能力,为客户提供更紧密、更快捷的服务,并通过竞争不断提高银行的服务水平。基于风险导向,我们积极配合和引导香港金融科技的发展。很快我们将欢迎八家虚拟银行进入市场。我们将拭目以待他们将如何带来新的银行体验。

然而,技术也给雷蒙·岳(Raymond Yue)带来了新的挑战,其中最明显的是伴随新信息技术和数据服务而来的网络和数据安全问题。这些新的发展也促使HKMA与该行业保持沟通,并利用技术提高其监管能力。一方面,金管局会加强银行业与科技公司的合作,建立更多元化的合规科技生态系统,以科技手段降低合规成本。另一方面,我们也会研究如何善用科技来提高监管的效率和成效。

「香港银行业以稳健著称,并在过去十年透过数轮针对按揭贷款的反周期审慎措施得以巩固。在确保监督有效性的同时,我们还应妥善处理社会关注的两个问题。首先,面对经济困境,一些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融资和流动性需求可能更加迫切。第二,密切关注物业市场的周期性变化,并在适当时候采取适当的宏观审慎监管措施,只要目标是维持香港银行体系的稳定。」岳雷蒙说。

陈德林在过去十年做了什么

回顾过去十年,退休的陈德林在9月26日的银行家峰会上发表了告别演说。十年前的10月1日,他正式成为HKMA的首席执行官。当时,大约在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的两年前,香港也未能幸免。尤其是投资银行雷曼兄弟破产引发的债务之谜,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削弱了公众对金融服务业的信任。正是在这种艰难的气氛中,他带着就职的心态回到了郭进第二阶段办公室。

他说,今天整个香港社会都把稳定汇率视为理所当然的事。作为一名前总统,他深刻地认识到,保持社会各界对外汇制度的信心确实是HKMA工作的重中之重。

银行体系的稳定是实体经济和社会运行的重要保证。过去十年,陈德林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其中两项措施,即长期价值和每日生活津贴上限,吸引了更多的关注。过去十年,香港房价大幅上涨,银行间竞争异常激烈。限制抵押贷款的措施阻止了一些有计划的购房者上车,这不可避免地招致批评。然而,对HKMA来说,这涉及信贷风险管理和银行体系的稳定。这非常重要。如果我们不实施这些“反周期宏观审慎”措施,那将是极其不负责任的“无所作为”。

陈德林强调,HKMA近年来也加强了对内地相关贷款的监管,确保银行严格控制信贷审批标准和风险管理。就像处理房产抵押一样,基本原则是防患于未然。例如,增加从银行收集微观数据的密度,并尽快发现风险迹象。与抵押贷款限制一样,这些防范措施会招致一些批评,但我们的立足点必须是广泛的公众利益。同时,香港作为重要的国际金融中心,将继续遵循国际监管标准,实施巴塞尔协议三(Basel III)。执行第三个巴基斯坦计划的过程非常复杂,需要广泛协商。因此,银行业的反馈和参与非常重要。

陈德林认为,即使采取一切可行的预防措施,也不能完全排除个别机构发生危机的可能性,香港在这方面的准备工作比其他亚洲金融中心好。「今日的香港银行业可能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安全和稳定。香港银行业建立了多重逆境缓冲机制:资本充足率超过20%,流动性覆盖率超过150%,两者都远远高于国际标准。分类贷款比率仅为0.56%。该行业的股东权益总回报率去年达到13%,成为亚洲利润最高的地区之一。”陈德林说。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访问了元本io,向[6bzkwzx9]查询授权信息。

快乐飞艇app 500万彩票网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 pk10app 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