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燕塘资讯>财经>贸发会议警示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呼吁开启“绿色新政”

贸发会议警示全球经济衰退风险,呼吁开启“绿色新政”

2019-11-10 21:06:33    点击: 2899
内容摘要:报告认为,由公共部门发挥主导作用的“全球绿色新政”可以成为新方案,可以彻底结束全球金融危机后多年的紧缩和贫富差距、帮助实现更公平的收入分配以及扭转数十年来的环境退化。若全球多边体系已经减少的信任恶化,

《财经》实习记者何亦菲记者王燕春/王文燕春/编辑

2019年9月25日,总部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贸发会议)发布了《2019年贸易和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全球经济前景笼罩在国际贸易紧张和地缘政治争端的迷雾之中。“世界经济正走向一个艰难的境地。2020年的衰退现在是一个明显而现实的危险。”

贸易摩擦、汇率变动、企业债务、未达成协议的英国退出欧盟和上下颠倒的收益率都引发了警告,但没有迹象表明各国决策者准备好应对未来的风暴。

该报告预测,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从2018年的3%降至2019年的2.3%。一些新兴经济体将陷入衰退(图1),一些发达经济体离衰退只有一步之遥。美国正处于历史上最长、最弱的复苏时期。自2017年减税以来的复苏正在消退,几乎看不到投资繁荣的迹象。在其他发达国家,复苏甚至更加短暂。欧元区正滑向停滞,德国经济正显示出明显的疲软迹象。尽管英国退出欧盟对整个欧洲经济来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但英国经济似乎注定在2019年遭受巨大创伤。

该报告呼吁政策制定者关注增加就业、工资和公共投资,而不是继续关注股价、季度回报和投资者信心。该报告认为,由公共部门主导的“全球绿色新政”(Global Green New Deal)可以成为一个新计划,在全球金融危机后,可以彻底结束多年的紧缩和贫富差距,帮助实现更公平的收入分配,扭转数十年的环境恶化。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贸易紧张加剧。该报告指出,由于全球需求疲软和美国政府采取单边关税行动,今年贸易增长将放缓,2018年降至2.8%,今年可能降至2%。

随着全球需求减弱,贸易停滞不前。与2018年同期相比,2019年第一季度的增长率估计仅为0.4%。美国在2018年初开始提高对中国特定产品的关税,后来扩大了对中国进口产品的征税范围,但这没有帮助。随之而来的是一些国家的报复。尽管这种影响迄今已得到控制,但恢复针锋相对的关税增长,加上投资放缓,可能代价高昂。如果对全球多边体系的信任度下降,可能会损害全球经济前景。

报告显示,自金融危机以来,商品市场经历了起伏。大宗商品目前处于疲软阶段,价格远低于危机后的高点。尽管需求疲软是最近几个月许多商品市场价格没有上涨的原因,但中期波动受到石油价格大幅波动、商品市场金融化和市场力量集中在少数国际贸易公司的影响。

贸发会议的商品价格指数从2018年10月的134降至当年12月的112,此后回升至接近120的水平。燃料价格在2018年最后一个季度推动该指数下跌,从10月份的149点跌至12月份的115点。

印度尼赫鲁大学经济学教授;前贸发会议高级经济事务官员钱德拉塞卡(Chandrasekhar月25日在北京回答《财经》记者提问时表示,美国认为自己在全球价值链中没有取得多大成就,并对中国产品实施关税措施。中美贸易摩擦对亚洲经济乃至全球经济产生溢出效应,导致全球贸易和经济增长下滑,并损害全球价值链。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脱钩的趋势显而易见。

报告显示,发展中国家的总体债务水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高,总计约67万亿美元。在不确定性和投资者焦虑日益加剧的背景下,资本从新兴市场流向相对安全的美国仍可能引发自我强化的通缩螺旋。

不断上升的债务水平正不祥地笼罩着全球经济。这些因素,加上市场波动加剧、多边体系分散和不确定性增加,构成了当前的政策挑战。根据该报告,金融放松管制长期以来破坏了健康信贷体系所依赖的信任,无论如何,这是通过允许无限制的私人信贷创造实现的。这也不例外。自1980年代放松管制和金融操纵变得超级全球化以来,全球债务从1980年的16万亿美元增加到2017年惊人的213万亿美元,增加了13倍以上,私人债务占主导地位,从12万亿美元增加到145万亿美元。

报告显示,到2017年,发展中国家的债务总额已达到国内生产总值190%的创纪录高位(图2)。与普遍看法相反,大部分是私人部门债务,从2008年占国内生产总值的79%上升到2017年的139%,而公共部门债务在2017年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51%。自金融危机以来,高收入发展中国家的私营部门债务增长尤其迅速,2017年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65%(图2),尽管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增长趋势也很明显(图2)。

全球经济衰退可能会导致这些国家相继陷入债务困境。报告重申了减免债务和债务重组的长期呼吁。只有这样,未来十年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图-1960-2017年发展中国家债务总额

(资料来源:贸发会议秘书处根据基金组织全球债务数据库数据进行的计算。图中收入类别遵循贸发会议数据库的分类。)

钱德拉塞卡(Chandrasekhar)和与会专家表示,私人信贷的创造并没有促进生产性和包容性增长,而是高度集中于投机活动,并通过影子银行业务进行,从而导致更深层次的收入不平等。虽然影子银行的兴起在某些方面被誉为金融创新价值的象征,但在实践中,这些产品已被证明是不稳定的根源。尤其是当信贷的目的是购买金融资产,而这些资产被用作进一步借款的抵押品以购买更多金融资产时,过度投机和追求质量下降的资产加剧了金融不稳定,随之而来的是借款人不可避免的违约和资产价格下降。

尽管这些趋势在包括贸发会议在内的国际组织中敲响了警钟,但许多《2030议程》的支持者仍在转向私人融资,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所需的公共产品和投资提供资金。简而言之,没有金融体系的深度改革,它就不会奏效。真正的问题是如何让债务更好地促进发展及其在全球绿色新政中可能发挥的作用。

金融危机爆发十年后,全球经济仍然过度金融化和脆弱。

尽管负利率和量化宽松等非常规货币措施自危机以来一直无效,但非常规货币措施和进一步的贸易自由化仍是应对全球经济疲软的首选政策。

汇率变动增加了人们对经济的担忧。在超全球化时代,随着货币市场的金融化,这种趋势变得更加不稳定。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货币指数(mor gan Stanley Emerging Market Currency Index)在2019年初大幅上涨,但在4月中旬至5月下旬期间大幅下跌,随后再度攀升。这种波动背后有三个因素:阿根廷、土耳其和其他受危机冲击的国家波动很大;由于发达国家的政策不确定性和新兴市场增长前景疲软,流向新兴市场的资本出现波动。更常见的压力来自美国政府保持美元“竞争力”的要求。在一个仍然严重依赖美元可预测作用的国际金融体系中,将美元的作用转变为经济弹药的来源可能会带来更不稳定的后果。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当务之急之一是,在外债迅速增加后,对其货币的任何信心的急剧丧失都可能使它们面临更大的通货紧缩压力,阿根廷和土耳其已经发生了这种情况。

针对这些现状,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徐继元在分析全球贸易和经济形势时表示:首先,当前全球宏观形势的特点是全球利率低、通胀低、经济增长低、贸易增长低,而资产价格却在快速上涨,特别是在相对安全的资产价格高的时候,例如美国股市和美国债务都在上涨;日本和德国的政府债券也有负利率,价格也非常高。那么钱在哪里?其中许多流向这些安全资产或优质资产,但没有固定资产投资给企业。这是问题的另一面——高风险溢价,中国的中小企业融资困难,融资成本高,也不容易为世界上的一般投资项目融资。各国银行账户上的大量资金宁愿从德国、法国和日本购买负利率债券,也不愿投资于制造业和其他行业。为什么?因为实体经济作为一个整体并不乐观,充满不确定性,投资机构对实体经济没有信心。“这是一种异常的经济形势”。

此外,它主要是机器交易或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自动交易。机器后面是人。如果每个人都编制相似的程序或者机器学习的过程相似,这将导致金融市场交易行为产生共鸣,每个人都会同时看涨和看跌。此时,市场容易出现大幅波动,这表明将会积累更多的潜在风险。

第二,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经济将实现系统的自我平衡。然而,两种自平衡机制出现了问题。一方面,国际贸易和国际收支的自我调节机制出现了问题。作为一个赤字国家,美元在过去几年没有贬值。随后,美国在2015年开始加息,这意味着美国需求将收紧,经常账户赤字将减少。然而,现实是,美国通过加息提高了无风险回报率。结果,全球资本流向美国,美元升值,最终美国赤字进一步扩大。在这种情况下,汇率机制无法自我调节国际收支。因为汇率不是由经常账户余额决定的,而是由金融账户决定的。另一方面,中国作为经常账户盈余国家,应该提高汇率。然而,随着美联储加息,中国正面临资本外流,汇率已经贬值。结果,中国的经常账户盈余实际上增加了。国际收支——汇率自我调整机制的失败不仅没有发挥自我平衡的作用,而且加剧了全球失衡。

另一方面,各国的收入分配调整机制也存在很大问题。过去,分配更多的是一个国内政治问题,因为它主要反映在国内阶级分化和收入差距扩大。然而,目前美国的收入差距正在扩大,华尔街、跨国企业和公众之间的冲突正在加剧。此时,美国的贫富差距和收入分配问题还没有解决,而是已经外部化为国际问题。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已经成为替罪羊和射手。在欧洲和日本等一些国家,右翼势力的崛起和对移民的担忧,包括英国退出欧盟,实际上显示出国内问题外部化的迹象。

贸发会议呼吁实施全球绿色新政,依靠旨在促进生产性贸易和遏制掠夺性金融的国际货币安排的新方法。这种方法不仅能促进公共投资,还能避免环境崩溃,促进工资主导型增长,而不是金融主导型增长。

根据“全球绿色新政”和可持续发展目标,发展中国家的结构转型将需要前所未有地扩大对这些国家生产性投资的融资。据保守估计,年度融资将至少达到2万亿至3万亿美元,只有最基本的可持续发展目标才能按时实现。

报告中建议的行动包括:

为发展中国家制定一项与可持续发展目标相关的全球优惠贷款计划,旨在允许参与国以优惠条件借款,并设计额外的贷款机制,具体到2030年满足公共部门融资需求总额中的外部份额。为此,可通过捐助国履行其过去40年来(未履行的)官方发展援助承诺----占国民总收入的0.7%,建立并资助全球可持续发展目标基金。

扩大特别提款权成为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一种公共产品,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现无疑是一种公共产品,因此依赖于公共资金。这将提供一个额外的、以发展为重点的、灵活和可扩展的债务融资机制,以支持环境友好型和可持续发展。

为了制定与可持续发展目标具体相关的债务减免计划,以缓解当前的流动性限制,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长期债务可持续性,该计划不应强加严格的政策条件或限制性资格标准。

加强发展中国家间的区域货币合作,实现再融资,促进区域内贸易,发展区域内价值链,不仅限于区域储备交换和建立流动性池的合作,促进区域支付体系和内部结算联盟的全面发展。

建立一个基于规则的框架,以促进公平有序地重组根据原始合同无法偿还的主权债务。该框架受一套商定的原则和国际法制约。该报告提出了建立这种国际公认的、基于规则的主权债务重组框架的初步步骤,包括暂停偿还、为债务人持有的资产提供资金以及为拖欠国提供贷款。

为了通过绿色新政扩大投资和刺激内需,资金将从哪里来?贸发会议认为,资本管理每年可以为《2030议程》提供6800亿美元的意外财富。

贸发会议全球化和发展战略司司长柯知止说:“2030议程取决于投资规模的扩大,人们通常认为投资规模最终取决于开发高财富人群和私人金融机构的资源。”。

“事实上,如果没有公共部门的主导作用,如果私人外国资本的监管没有根本性的改变,就不可能将资金导向长期生产性投资,”他表示。

报告强调,首先,政府已经回到多边主义的道路上,找到了改变全球经济游戏规则的政治意愿,增加了大规模公共部门主导的投资所需的资源,并通过了一项绿色新政,将全球经济扩展到张之路。二是通过资本控制降低外部资本波动的脆弱性。打击税收驱动的非法资本流动,减少财政收入损失;通过对数字经济公平征税,增加财政收入和其他措施,改善资源配置,解决资金来源问题,并发掘那些被滥用、误用甚至浪费的资金,以指导公共部门投资。

重庆快乐十分 天津快乐十分 五百万彩票网 快乐十分钟